旅游裝備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排行 > 正文

世界城市排名權威發布:北京進四強 深圳成世界一線

中國旅游網www.yjsrqk.tw2018-11-15

近日,由全球化與世界城市(GaWC)研究網絡編制的全球城市分級排名——《世界城市名冊2018》正式出爐。

這是何物?別著急,我們先復習一下去年各大城市“喜大普奔”的模樣:

1542176129002.jpg

在上一期排名中,廣州位列第40位,首次進入世界一線城市行列

1542176161428.jpg

同期,成都被“暴力拉升”4個等級,躋身全球二線城市行列

作為全球最著名的城市評級機構之一,GaWC自2000年起不定期發布《世界城市名冊》,通過檢驗城市間金融、專業、創新知識流情況,確定一座城市在世界城市網絡中的位置。

這份榜單則被認為是全球最權威的世界城市排名,GaWC以其獨特視角對城市進行Alpha,Beta,Gamma,Sufficiency(+/-)劃分(即:全球一二三四線),以表明城市在全球化經濟中的位置及融入度。

01

來看看今年的排名情況,首先是Alpha級別。

Alpha++:倫敦、紐約

Alpha+:香港、北京、新加坡、上海、悉尼、巴黎、迪拜、東京

Alpha:米蘭、芝加哥、莫斯科、多倫多、圣保羅、法蘭克福、洛杉磯、馬德里、墨西哥城、吉隆坡、首爾、雅加達、孟買、邁阿密、布魯塞爾、臺北廣州、布宜諾斯艾利斯、蘇黎世、華沙、伊斯坦布爾、曼谷、墨爾本

Alpha-:阿姆斯特丹、斯德哥爾摩、舊金山、新德里、圣地亞哥、約翰內斯堡、都柏林、維也納、蒙特利爾、里斯本、巴塞羅那、盧森堡市、圣菲波哥大、馬尼拉、華盛頓、布拉格、慕尼黑、羅馬、利雅得、布達佩斯、休斯頓、深圳

倫敦和紐約的地位,不可撼動。今年全球一線城市的變化在于,香港前進一名入圍前三,北京首次進入“四強”,而廣泛性全球化代表城市新加坡,則從第3下滑至第5。此外,深圳從Beta升至Alpha-,首次進入世界一線城市行列。

在Beta級別,中國有13座城市上榜:

Beta+:成都、杭州

Beta:天津、南京、武漢

Beta-:重慶、蘇州、大連、廈門、長沙、沈陽、青島、濟南

不少新一線城市實現了跨級別的躍升:

成都從Beta-升至Beta+,杭州Gamma+升至Beta+,天津從Beta-升至Beta,南京從Gamma+升至Beta,武漢從Gamma-升至Beta。

作為新一線城市的“領頭羊”,成都的上升速度繼續“開掛”。

在上一次排名中,成都的表現被稱作“暴力拉升”,因其連升4級至Beta-,成為所有城市中上升最快的城市。如今,成都排名上升至71,再度躍升2級,至Beta+,保持在新一線城市中的領先地位。

成都的雄心不容小覷:已經確定了新時代“三步走”的戰略目標,提出到本世界中葉,全面建設現代化新天府,成為可持續發展的世界城市。

02

放到更長的時間維度上,更能直觀感受到“中國城市連通世界的能力正不斷上升。”

以下劃重點↓↓↓

1542176291416.jpg

2000年,進入GaWC榜單前100名的中國城市只有5個,分別為:香港、上海、北京、臺北和廣州;

到2013年,這一局面并未改變,即使是深圳這樣的全國一線城市,也仍在百名開外;

在上一期排名中(2016年),深圳、成都排名大幅提升,百強中的中國城市增至7座;

今年,這一數字擴大至11個,新晉者為杭州、天津、南京和武漢。

按照報告主要編寫者、GaWC副主任本·德拉德與凱瑟·佩恩的說法,世界城市布局已向亞太地區傾斜,同時,隨著更多中國城市加入其中,世界城市或將邁入“中國世紀”。

而不久前在南京舉行的一場學術會議上,英國皇家社會科學院院士、GaWC發起人兼主任彼得·泰勒先生也說到,中國城市整體連通性在不斷提高,這種變化也將引發新一輪全球化猜想,他本人對中國城市在未來迅速崛起持樂觀態度。

03

盡管中國城市上升速度令人矚目,但必須指出的是,在Alpha級別(全球一線)的55個城市中,中國僅有6座城市(香港、北京、上海、臺北、廣州、深圳)

對于更多中國城市而言,在全球的融入度仍有很大增長空間。

德拉德根據城市與包括亞太、北美、中東/北非、拉丁美洲、歐洲、歐亞大陸、澳大拉西亞、撒哈拉以南非洲、南亞等9個區域的連接度,繪制了不同城市的雷達圖。

他發現,諸如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杭州等中國城市,雷達圖中總會突出一個角,指向亞太地區。

1542176365019.jpg

1542176396415.jpg

圖據GaWC

GaWC的研究結果顯示,多數中國城市與所在的亞太區域連通程度明顯高于其他地區。

佩恩認為,這種偏向亞太地區的連接性對中國城市國際化有著重要意義。

她指出,

“ 這種與鄰近城市的緊密關系,對中國城市在構建全球網絡的健康度上至關重要。”

但對比香港、新加坡可以發現,同為亞洲城市,它們對外的連接性卻更顯均衡——在高度連接亞太地區的同時,也與歐洲、北美的主要世界城市(倫敦、紐約)保持緊密聯系,以推動它們城市地位的提升。

1542176495612.jpg

事實也的確如此,一座城市很難在一個限定區域內完成真正的國際化。特別是隨著全球聯系愈加緊密,想要在全球資源配置當中占領優勢,城市就必須對外建立起更廣泛的聯系。 

正如佩恩所說,如果缺乏全球服務網絡,隨著區域內部資源優勢的消耗,城市吸引外來投資或觸及遠方市場將會越發艱難。

從這一點來說,排名不是為了證明“世界城市”的地位,而是希望城市能夠更準確地找到自己在全球化經濟中的位置,以更好地融入全球。

世界城市的形成并非只有一種路徑:

成功的城市千差萬別,正因如此,它們才能在彼此的發展中相互補充。 

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快,城市競爭加劇,近年來各類排行榜層出不窮,而GaWC的研究之所以能得到全球城市研究者的廣泛認可,則得益于其獨樹一幟的研究體系——聚焦先進生產性服務業。

世界著名城市學者、“全球城市”概念提出者薩森認為,先進生產性服務業在全球城市經濟創建中,發揮著核心作用。基于此理論,GaWC開創了新的研究。

“ 我們關注的不是城市本身的‘資產’,比如城市經濟體量如何、有多少公司或大學等,而是專門關注這些‘資產’如何與其他城市的‘資產’聯系起來。”

GaWC副主任本·德拉德說,“這就塑造了GaWC全球互聯互通性的衡量標準,以及評價城市互聯互通戰略和地理維度的分析。”

在他們看來,生產性服務業雖然只是城市經濟中某一特定組成部分,卻是“軟基礎設施”的核心構成,配合諸如機場等“硬基礎設施”,把城市經濟中其他主體與全球經濟相連。

實際上,發達國家普遍存在“兩個70%”的經濟現象,即服務業產值占GDP比重的70%,生產性服務業占服務業比重的70%。生產性服務業的聚集,意味著市場、技術等知識和信息的大量集中,這能吸引跨國企業選址;同時,制造業附加值能在第三方幫助下提高,并贏得全球配置資源的更佳優勢。

擁有全球網絡的高端生產性服務企業,就像遍布全球各個城市的信息流動“節點”,知識經濟的價值通過企業在全球建立的網絡“節點”輸送,既幫助本地企業拓展海外業務,同時服務外來企業進駐投資,城市間的聯系由此產生,一個互聯互通的世界城市網絡因此形成。

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編輯:CNT-12
【中國旅游網聲明】本文版權為我站所有,如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,并確保文章的完整性。
  • [280px × 210px]

熱門團購

3d两码历史记录遗漏